少年卖肾不成举报贩肾团伙 4万买入十余万卖出

非法肾移植:他们已经完成了100多起人体器官贩运案件,被龙海市法院以每只肾脏4万元的价格定罪,他们在网上招募了捐赠者(肾脏卖家),然后他们接受了初步检查、匹配和手术。 2012年3月5日,漳州龙海警方在邦山镇龙胜花园逮捕了20名捐赠者 随后,嫌疑人相继被捕。 在这一点上,一个招募、出售和操作人体器官的团体被警方打晕了。

据报道,从2010年3月到2012年3月5日,该团伙在医院和出租屋进行了100多次出售人体器官的行动。

最近,龙海市法院对此案做出了刑事判决。涉案的九名被告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至五年,并处罚金一万元至二十万元。 组织肾移植手术的谢mouxiang将处理另一个病例。

捐赠者:一个肾脏卖了4万元。

2011年10月,在深圳做生意的罗某现金流出现困难。碰巧,他在网上找到了一个购买肾脏的网站。

经查询,一个肾脏可以卖到4万元。 为了筹集资金,罗在网上联系了一个叫小李的人。 后来,在小李的安排下,我来到漳州市襄城区的一栋宿舍楼。 经过身体检查和成功匹配,罗的肾脏被手术从漳州市的一家医院取出。 经过八天的休养,罗获得了4万元的肾脏销售额。

凌某也在网上看到了肾脏信息的获取,在网上看到是6万元,手术后最终只收了3.7万元。

为了偿还银行所欠的债务,裴某的肾脏切除手术是在一家铁皮屋完成的。 裴某清楚地记得:“到达漳州后,这个绰号为“老虎”的人被带到一座小楼进行采血和配血。然后,他被一个胖子带到一栋两层楼高的建筑里接受手术。他还要求我签署一份肾脏销售合同。” “

受体:购买肾脏需要10多万元。

捐赠者以4万元不等的价格出售自己的肾脏。那是给谁的?受体多少钱?

受体陈某毛、徐谋芝、张谋轩、薛某等人都说他们都患有尿毒症。2011年11月至12月,他们通过中介联系了肾脏来源。”在找到肾脏来源后,我们请漳州一家医院的谢牟祥医生做了手术。" 当时谢先生要求我们住在金丰开发区的一家医院,中介曾先生要求我们在他两次提供的银行账户中存入13万元。 汇款后的第二天,我们被转移到一个手术室,这似乎是一个临时重建的移植房屋。" 手术后,他们被送回金丰开发区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

此外,肖某、张谋祥等尿毒症患者也证实,在通过中介找到一个匹配成功的肾脏后,他们被一名男子用面包车接到一栋两层楼的大楼里进行手术。当时,有四五个医生给我们做了移植手术,总共花费了15万元

发现:一名16岁男孩报案,导致了这起事件。2012年2月,一个名叫孙潇的16岁安徽男孩背着家人来到漳州,为玩网络游戏筹集资金,并被一个叫老阳的人带到他们的“组织”里。 在里面吃了10天后,由于匹配不成功,手术没有进行。 后来,孙潇打电话给龙海警方

2012年3月5日,龙海警方在邦山镇龙胜花园逮捕了羁押官杨Moumou和20名等待手术的捐赠者。

经过警方的仔细调查,一群通过手术获得、组织和移植(出售)人体器官的组织逐渐浮出水面。

2012年4月至7月,犯罪嫌疑人李牟伟(河南人)、张仲谋(山西人)、丁慕杭(安徽人)、曾慕峰(厦门人)、何慕莉(漳州东山人)、沈慕强(江苏人)、杨慕谋(安徽人)、黄牟伟(小芸人、漳州人)和陈某明(福建莆田人)相继被警方抓获

判决:构成组织出售人体器官罪

2013年11月5日,龙海市法院开庭审理

龙海法院认为,被告李牟伟和张仲谋雇佣他人在互联网上发布肾脏来源信息牟利,招募志愿者出售肾脏,进行集中管理,并安排体检和匹配。被告曾谋峰、沈谋强、杨谋谋和陈某明分别为被告李牟伟和张仲谋招募、管理和运送捐赠人和受赠人。被告丁木行、何木立和黄牟伟被其他人召集来跟踪手术,切除肾脏并卖给几个捐赠者,并组织肾移植。情况很严重。九名被告的行为均构成组织出售人体器官罪,公诉机关被指控犯有该罪。

被告李牟伟和张仲谋都在共同犯罪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是主要罪犯。 被告丁茂行参与了每一次手术,拥有漳州金丰医院出租屋10%的股份。他在共同犯罪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是主要罪犯。 被告曾谋峰、沈谋强、杨谋谋、何谋利、黄牟伟、陈某明在共同犯罪中均为次要角色,均为共犯。

经调查,被告丁木行和何木立都是执业医生。他们多次积极参加谢茂祥组织的肾移植手术(单独办理),知道这是非法的。他们非法获利,情节严重。被告曾谋峰在缓刑考验期内又犯罪的,应当撤销缓刑,并合并数罪处罚。 然而,被告黄牟伟和陈某明有资格缓刑。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四条之一组织他人出售人体器官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