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走过的草原

[壮丽的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走得很远]

这是一片红土地。

鹿花沟溪,上游。沿着蜿蜒的山路行走了三公里,我看到一块高大的墓碑,写下了“红军工人和农民烈士之墓”。在附近,石墓里到处都是鲜花,墓前的石碑也高耸入云。这个地方叫四川省红原县。这座山被称为牦牛山。这座坟墓是该国最高级别的红军殉难者墓。

1935年6月至1936年8月,中国工农红军爬上雪山,穿越广袤的草原,经历了中国革命史上艰难而悲惨的历史征程。 1960年,国务院批准在中国革命的关键时刻建立一个县,以纪念中国工农红军对川西北草原和人民的贡献。周恩来题写了“红军长征草原”,故名“红原”。

在红十字军红军烈士陵墓前,红原县地方历史办公室副主任何建军向记者讲述了这座墓的故事。

1952年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黑水军队进入雅克希尔山脉。解放军轻骑兵团137团在牦牛山口附近发现了一排排骨良好的12根骨头。头转向南方,距离相等。骨头上没有任何断裂和枪伤的痕迹。军用物品,如腰带环和黄铜扣。曾三次过山的人民解放军团长唐澄海认为,这是长征期间红军士兵的意志。他认为,1931年甘孜会议之后,当他们向北穿过亚克希尔山脉时,就是红军和第四军的情况。 12名士兵是建筑类,在亚克希尔山脉过夜,并因缺氧而死亡。当时,人民解放军的官兵聚集了红军士兵的遗体。在这个海拔超过4000米的地方,使用了石墓和木制纪念碑。士兵们摘花,做花圈,举行庄严而简单的祭奠仪式。

你为什么需要埋骨? 12名烈士的姓名,年龄和家乡,我们无法知道我们今天看到的烈士陵墓也是当地政府的坟墓。有很多这样的殉道者墓葬,长征上有许多坟墓,坟墓里的人名不明,他们的优点将永远存在。

在洪源县屯溪镇烈士陵园,记者看到了墓守卫罗建国。他的父亲罗大学原来是红九军的士兵。当他在长征途中经过四川省天泉县时,他在小腿上受伤。他一直爬着雪山和草地上的红军队。 Maerge。

罗西镇烈士陵园建成后,罗大学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一直保佑烈士墓,直至死亡。 1995年,罗大学最小的儿子罗建国接过父亲的指挥棒,继续在墓地守卫坟墓。这个卫兵已经有20多年了。罗建国的家就是烈士陵园旁边的几栋红瓦房。这是他从父亲那一代生活的房子。每天早餐后,罗建国将来到烈士陵园,拔掉烈士墓碑旁的杂草,清理落在烈士陵墓上的鸟粪和沙子。

天地的英雄们仍然惊呆了。在宏远,烈士们并没有被遗忘。 20多年来,罗建国一直练习着他父亲的“你在这里守护,不去任何地方,不要让附近的牛羊践踏烈士的坟墓”。你看到墓地里的墓碑干净整洁,纪念广场一尘不染。您可以在Akashia Martyrs墓前看到郁郁葱葱的白色哈达。 (记者刘华东,陈诚,通讯员梁鹤)

龚义熙(实习生),袁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