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尿病管理新策略、新方法、新实践的中外专家对话

  23:20:16糖尿病同伴

  转自:国际糖尿病

诺华第三次糖尿病峰会报告

编者注:

2019年,新陈代谢领域的一系列重大国际研究成果陆续发布,为全球抗击糖尿病提供了新的策略和方法。为了使新陈代谢领域的中国医生能够快速了解国际最新研究成果,促进国内外学术交流,诺华医学事务部最近举办了诺华糖尿病高峰论坛(NDS)。会议邀请了国内外糖尿病代谢领域的一些顶尖专家,以广州为主要场地,分为北京,重庆,南京,台北四个分区,汇集了来自海峡两岸的临床医生。进入内分泌代谢领域的国际前沿。糖尿病管理的进展和新的学术策略,新方法和新实践。本文将向读者借鉴会议的精髓!

从左到右:朱志明教授,薛耀明教授,肖海鹏教授,洪天培教授,杨涛教授

I.验证未来

主会场亮点

ADA Hotspot T2DM治疗新变化

EASD副总裁ChantalMathieu教授结合最新的2018ADA/EASDT2DM高血糖管理和ADA2019年会热点,阐述了T2DM管理的新战略。

她指出,T2DM是一种复杂的疾病,在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和环境因素的影响下会产生高血糖症和其他代谢综合征异常。疾病治疗应以生活方式干预为基础,重点是综合治疗血糖,血压,血脂和抗血栓形成,以降低未来心血管事件的风险。

2018年新的ADA/EASD共识强调以患者为中心的治疗策略,旨在优化糖尿病患者的生活质量,预防各种急性和慢性并发症。高血糖管理的基础是生活方式干预。所有患者均应接受个体化的医疗营养治疗,并积极开展体育锻炼。对于超重和肥胖的糖尿病患者,应鼓励他们积极参与强化生活方式管理计划,以减轻体重并改善血糖控制。对于一些特殊患者[II级肥胖(BMI:35 kg/m2-39 kg/m2)或III级肥胖(BMI≥40kg/m2)],通过代谢手术获得疾病缓解。

目前的糖尿病药物有很多种选择。安全,有效,经济,方便使用是选择正确治疗方法的关键。目前,ADA/EASD在2018年的新共识仍然建议二甲双胍作为一线治疗,然后根据患者的血糖控制和并发症(心血管,肾脏等)进行综合治疗。目前,T2DM治疗主要采用逐步治疗策略,即OAD单一疗法-OAD联合OAD联合胰岛素治疗。然而,由于临床惯性,患者往往错过最佳联合治疗的机会,过早暴露于高葡萄糖毒性,并增加糖尿病相关并发症的风险。

VERIFY研究是一项RCT研究,旨在比较初始维格列汀50 mgbid联合二甲双胍(最高1000 mg bid)与二甲双胍治疗失败后加用维格列汀的疗效和安全性。它包括在全世界大约2,000名新诊断的T2DM患者中。主要终点是初始治疗失败率和血糖控制(HbA1c)随时间的失败率,随访约5年。本研究有望为T2DM早期联合治疗策略是否优于传统的逐步治疗提供有力的证据,结果将在2019年的EASD年会上公布,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

大数据时代的慢性病管理中国台湾T2DM管理经验分享

中国台湾台中退伍军人总医院院长许慧恒强调。有效的慢性病管理已成为全世界的重要问题。就台湾的糖尿病管理而言,它面临着多种挑战,例如人口老龄化,多种疾病的综合以及越来越多的门诊病人。目前台湾的分级诊断和治疗面临许多问题,例如缺乏医疗信息的双向沟通,人们转移到医疗诊所的意愿低,基层医院医生的专业授权不足以及医疗保健不足。在这种情况下,应用大数据创建案例管理系统,有助于整合医疗信息平台,实施持续关怀,提高转诊执行率,充分发挥社区医疗机构的作用,增强社区医疗机构的意愿。人们就医。

同时,台湾在大数据的帮助下,积极推进医院与社区基层相结合的联合护理网络建设,促进了联合护理的发展,实现了有效的糖尿病管理。 2019年,台湾共建立了269个糖尿病健康促进机构,糖尿病护理相关指标(糖化血红蛋白,空腹血脂,眼底,尿微量白蛋白尿等)得到显着改善。

第二,Time2DoMore

分组会话

在本次会议上,北京,南京,重庆和广州的各个场所开展了各种学术活动,包括脂质代谢紊乱,骨质疏松症,糖尿病β细胞的退行性分化,糖尿病的准确分型和治疗,以及老年人糖尿病个体化治疗策略,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和早期联合治疗和过度治疗是内分泌代谢领域的热门话题。四位专家和临床医生就早期综合治疗和过度治疗进行了深入探讨!

早期关节和过度治疗反对或统一

目前,基于VDMT等T2DM患者的大规模研究表明存在代谢记忆效应,即疾病早期早期血糖控制患者与未来糖尿病并发症密切相关。对2019年发表的VADT研究进行的为期15年的随访显示,强烈的降血糖并未带来“代谢记忆效应”。强化治疗并未减少主要心血管事件,任何与糖尿病相关的终点,心血管死亡和常规治疗。一切都归因于死亡的风险。 UKPDS研究及其长期随访结果表明,早期强化干预的效果继续使患者受益。不同大规模糖尿病研究结果的不一致可归因于登记患者的不同基线,并且通过类似的强化干预获得了类似的结果。因此,糖尿病患者应在疾病诊断后尽快控制其血糖水平,从而降低长期不良事件的风险。

临床惯性是理想血糖控制的重要障碍之一。它被定义为当患者不满足个体低血糖目标时不提供强烈的低血糖方案。主要是由于治疗理念,治疗决策,患者依从性和对副作用的恐惧。临床惯性在全球T2DM临床实践中普遍存在。经典的大规模研究和最近的临床研究证据一致表明,传统的逐步药物治疗常常导致联合治疗延迟,导致联合治疗开始时血糖水平升高。与传统的逐步治疗相比,早期积极治疗可以显着降低低血糖和体重的风险,减少临床惯性的不良影响,可能更有效地维持长期血糖控制,有助于带来长期的临床效益和节约卫生支出。最新的大型队列研究(TheDiabetes&AgingStudy)显示,早期良好的血糖控制可以减少长期糖尿病大血管和微血管并发症以及死亡风险。

在克服主动疾病干预的临床惯性的同时,临床医生还需要关注反向临床惯性的危险。由于严格的血糖控制导致的反向临床惯性可能会增加患者全因死亡和低血糖的风险。与此同时,过度治疗对衰弱的老年人的影响也不容忽视。因此,在临床实践中,对于老年糖尿病患者,临床医生应选择低血糖和低体重的低风险药物,如DPP4抑制剂,以避免过度治疗和简化治疗。

深入分析表明,临床惯性和反向临床惯性都是由于治疗计划的不合时宜的调整引起的,个性化的治疗原则并未得到充分体现。 2019年ADA指南和ADA年会都体现了以患者为中心的个性化治疗原则,强调以患者为中心的个性化治疗模式,认为药物治疗应继续关注低血糖风险和过度治疗,并改进减少治疗路径。

结论

今年的诺华糖尿病峰会为国内外专家提供了一个分享最新糖尿病治疗概念,最新方法和最新实践的平台。在深入交流中,中外专家深刻认识到糖尿病治疗应坚持以患者为中心的个性化原则,努力克服临床惯性,扭转临床惯性,树立早期综合治疗理念,合理应用治疗药物,促进长期患者获得。有利。与此同时,在当今的信息技术时代应该依靠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作用,那么未来糖尿病的管理将更加广泛。

MCC No. GAL有效期为2020-07-23,数据过期且被视为无效

《国际糖尿病》编辑部

转自:国际糖尿病

诺华第三次糖尿病峰会报告

编者注:

2019年,新陈代谢领域的一系列重大国际研究成果陆续发布,为全球抗击糖尿病提供了新的策略和方法。为了使新陈代谢领域的中国医生能够快速了解国际最新研究成果,促进国内外学术交流,诺华医学事务部最近举办了诺华糖尿病高峰论坛(NDS)。会议邀请了国内外糖尿病代谢领域的一些顶尖专家,以广州为主要场地,分为北京,重庆,南京,台北四个分区,汇集了来自海峡两岸的临床医生。进入内分泌代谢领域的国际前沿。糖尿病管理的进展和新的学术策略,新方法和新实践。本文将向读者借鉴会议的精髓!

从左到右:朱志明教授,薛耀明教授,肖海鹏教授,洪天培教授,杨涛教授

I.验证未来

主会场亮点

ADA Hotspot T2DM治疗新变化

EASD副总裁ChantalMathieu教授结合最新的2018ADA/EASDT2DM高血糖管理和ADA2019年会热点,阐述了T2DM管理的新战略。

她指出,T2DM是一种复杂的疾病,在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和环境因素的影响下会产生高血糖症和其他代谢综合征异常。疾病治疗应以生活方式干预为基础,重点是综合治疗血糖,血压,血脂和抗血栓形成,以降低未来心血管事件的风险。

2018年新的ADA/EASD共识强调以患者为中心的治疗策略,旨在优化糖尿病患者的生活质量,预防各种急性和慢性并发症。高血糖管理的基础是生活方式干预。所有患者均应接受个体化的医疗营养治疗,并积极开展体育锻炼。对于超重和肥胖的糖尿病患者,应鼓励他们积极参与强化生活方式管理计划,以减轻体重并改善血糖控制。对于一些特殊患者[II级肥胖(BMI:35 kg/m2-39 kg/m2)或III级肥胖(BMI≥40kg/m2)],通过代谢手术获得疾病缓解。

目前的糖尿病药物有很多种选择。安全,有效,经济,方便使用是选择正确治疗方法的关键。目前,ADA/EASD在2018年的新共识仍然建议二甲双胍作为一线治疗,然后根据患者的血糖控制和并发症(心血管,肾脏等)进行综合治疗。目前,T2DM治疗主要采用逐步治疗策略,即OAD单一疗法-OAD联合OAD联合胰岛素治疗。然而,由于临床惯性,患者往往错过最佳联合治疗的机会,过早暴露于高葡萄糖毒性,并增加糖尿病相关并发症的风险。

VERIFY研究是一项RCT研究,旨在比较初始维格列汀50 mgbid联合二甲双胍(最高1000 mg bid)与二甲双胍治疗失败后加用维格列汀的疗效和安全性。它包括在全世界大约2,000名新诊断的T2DM患者中。主要终点是初始治疗失败率和血糖控制(HbA1c)随时间的失败率,随访约5年。本研究有望为T2DM早期联合治疗策略是否优于传统的逐步治疗提供有力的证据,结果将在2019年的EASD年会上公布,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

大数据时代的慢性病管理中国台湾T2DM管理经验分享

中国台湾台中退伍军人总医院院长许慧恒强调。有效的慢性病管理已成为全世界的重要问题。就台湾的糖尿病管理而言,它面临着多种挑战,例如人口老龄化,多种疾病的综合以及越来越多的门诊病人。目前台湾的分级诊断和治疗面临许多问题,例如缺乏医疗信息的双向沟通,人们转移到医疗诊所的意愿低,基层医院医生的专业授权不足以及医疗保健不足。在这种情况下,应用大数据创建案例管理系统,有助于整合医疗信息平台,实施持续关怀,提高转诊执行率,充分发挥社区医疗机构的作用,增强社区医疗机构的意愿。人们就医。

同时,台湾在大数据的帮助下,积极推进医院与社区基层相结合的联合护理网络建设,促进了联合护理的发展,实现了有效的糖尿病管理。 2019年,台湾共建立了269个糖尿病健康促进机构,糖尿病护理相关指标(糖化血红蛋白,空腹血脂,眼底,尿微量白蛋白尿等)得到显着改善。

第二,Time2DoMore

分组会话

在本次会议上,北京,南京,重庆和广州的各个场所开展了各种学术活动,包括脂质代谢紊乱,骨质疏松症,糖尿病β细胞的退行性分化,糖尿病的准确分型和治疗,以及老年人糖尿病个体化治疗策略,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和早期联合治疗和过度治疗是内分泌代谢领域的热门话题。四位专家和临床医生就早期综合治疗和过度治疗进行了深入探讨!

早期关节和过度治疗反对或统一

目前,基于VDMT等T2DM患者的大规模研究表明存在代谢记忆效应,即疾病早期早期血糖控制患者与未来糖尿病并发症密切相关。对2019年发表的VADT研究进行的为期15年的随访显示,强烈的降血糖并未带来“代谢记忆效应”。强化治疗并未减少主要心血管事件,任何与糖尿病相关的终点,心血管死亡和常规治疗。一切都归因于死亡的风险。 UKPDS研究及其长期随访结果表明,早期强化干预的效果继续使患者受益。不同大规模糖尿病研究结果的不一致可归因于登记患者的不同基线,并且通过类似的强化干预获得了类似的结果。因此,糖尿病患者应在疾病诊断后尽快控制其血糖水平,从而降低长期不良事件的风险。

临床惯性是理想血糖控制的重要障碍之一。它被定义为当患者不满足个体低血糖目标时不提供强烈的低血糖方案。主要是由于治疗理念,治疗决策,患者依从性和对副作用的恐惧。临床惯性在全球T2DM临床实践中普遍存在。经典的大规模研究和最近的临床研究证据一致表明,传统的逐步药物治疗常常导致联合治疗延迟,导致联合治疗开始时血糖水平升高。与传统的逐步治疗相比,早期积极治疗可以显着降低低血糖和体重的风险,减少临床惯性的不良影响,可能更有效地维持长期血糖控制,有助于带来长期的临床效益和节约卫生支出。最新的大型队列研究(TheDiabetes&AgingStudy)显示,早期良好的血糖控制可以减少长期糖尿病大血管和微血管并发症以及死亡风险。

在克服主动疾病干预的临床惯性的同时,临床医生还需要关注反向临床惯性的危险。由于严格的血糖控制导致的反向临床惯性可能会增加患者全因死亡和低血糖的风险。与此同时,过度治疗对衰弱的老年人的影响也不容忽视。因此,在临床实践中,对于老年糖尿病患者,临床医生应选择低血糖和低体重的低风险药物,如DPP4抑制剂,以避免过度治疗和简化治疗。

深入分析表明,临床惯性和反向临床惯性都是由于治疗计划的不合时宜的调整引起的,个性化的治疗原则并未得到充分体现。 2019年ADA指南和ADA年会都体现了以患者为中心的个性化治疗原则,强调以患者为中心的个性化治疗模式,认为药物治疗应继续关注低血糖风险和过度治疗,并改进减少治疗路径。

结论

今年的诺华糖尿病峰会为国内外专家提供了一个分享最新糖尿病治疗概念,最新方法和最新实践的平台。在深入交流中,中外专家深刻认识到糖尿病治疗应坚持以患者为中心的个性化原则,努力克服临床惯性,扭转临床惯性,树立早期综合治疗理念,合理应用治疗药物,促进长期患者获得。有利。与此同时,在当今的信息技术时代应该依靠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作用,那么未来糖尿病的管理将更加广泛。

MCC No. GAL有效期为2020-07-23,数据过期且被视为无效

《国际糖尿病》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