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得卡夫卡文学奖,继莫言后最知名作家阎连科,在家乡洛阳讲座

01: 05: 03小海子写作

作者:艺术收藏

8688f82c4a12c0892408584e1237f54d.jpeg

洛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洛阳作家协会主办的“镇连科,张裕洛阳读者会”于8月3日下午在国宝白金酒店举行。 200多名大学教授和文学爱好者参加了会议。交互式主题是一个进出,远和返回。会议将由罗磊电视台孙磊主持。

c22880e1b53f4109bc0a9fe60aca012a.jpeg

阎连科1958年出生于河南省洛阳县鲁县天湖窑沟。毕业于河南大学,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是中国着名作家。他被称为“荒诞现实主义的荒谬主人”。

代表的工作是《日光流年》《受活》《丁庄梦》《风雅颂》《四书》《炸裂志》,依此类推。

7c72f7992f7be6f7755d952c45edd0da.jpeg

42a2b332f8461005fe9f69f6446aad86.jpeg

71bdfaca3e1624ddb04121fd816bd60e.jpeg

阎连科是卡夫卡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和老舍文学奖的获得者。在莫言之后,他被认为是最有希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之一。一位在中国文学界具有非常重要地位且备受争议的强大作家。

沉默几年后,阎连科的新作《速求共眠》讲述了一位名叫“祁连科”的着名作家。由于追求名望和财富,他决定撰写,自我指导,并播放一部名为《速求共眠》的电影。因此,真正的电影导演顾长伟和青年作家蒋方舟等人物已经成为小说故事的现实,而现实生活中的一切都已经转化为故事的不确定性。现实生活中的所有非小说都转化为虚构故事中的不确定性。

这部小说再次凸显了“俞的写作”的奇观和荒谬。在纪录片和虚构的交织在一起的碎片.每一个字,每一个句子,真假,虚假和真实,都会让人不清楚,让人觉得毫无头绪。

阎连科说,他想成为一个“现实主义的野草”,这意味着主流现实主义的发展和创新。在这《速求共眠》中,他再一次将“狂野”推向了最后。整本书以非小说的新方式讲述了一个虚构的故事,现实与虚构不断融合,模糊了两者之间的关系。

阎连科说:“文学创作不是一种刻板印象。值得发挥的作品来自对生命的违法行为和违反文学创作规则的行为。”

阎连科的小说在文学界被称为“超现实主义”。谈到现实主义文学创作,阎连科有很多感慨:“现实主义不仅仅是作家,而是将现实主义局限于社会生态学的描述。现实主义文学不仅仅是写人与人,但是谈论整个人的生存困境。如果你想写一个更深层次的困境,你必须学会观察。有时观察别人的生活比观察自己的生活更重要。“

在分享演讲的过程中,阎连科用滑稽幽默的语言和例子让大家都笑。他的作品也被幽默,幽默和怪诞所描述。然而,在接受采访时,阎连科说:“很多人都认为我的作品很幽默,但我从不这么认为。在写作的过程中,我从没想过我的小说很有趣。”在当代中国在文学界,大多数小说仍然保留在19世纪的“建筑高层”写作风格中,而《速求共眠》很少“拆除基础”,在整部小说写作中,不断否定上一篇文章,不断打破既定方向。这样的方式也让阎连科觉得很酷。

“在我之前的工作中,我扮演的角色是分析和重新呈现问题。《速求共眠》更多的是自我分析的过程,这是我在写作过程中最感到愉快的小说。“为什么这部小说的写作过程非常愉快?阎连科说:“因为你不能写你想写的东西,你必须做你想写的东西。《速求共眠》是我真正想写的一篇。”

对于这部新作,他写得很开心,很多人看到了奇怪的颜连科,而阎连科对这部作品的评价非常谦虚。他说:“我只希望读者可以看到它,等等。作家,他还在写作,就是这样。“

fe8a31cbcdd47cd8f98e1400a2cdea9f.jpeg

文/记者张恩杰

5e983391e1f39da84a14f1d2f052a4ce.jpeg

艺术世界工作室编辑

原创手机摄影余妍

位置:洛阳国宝花园西墅店

张宇,齐连科,洛阳读者会议

主编:孙玉燕

作者:艺术收藏

8688f82c4a12c0892408584e1237f54d.jpeg

洛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洛阳作家协会主办的“镇连科,张裕洛阳读者会”于8月3日下午在国宝白金酒店举行。 200多名大学教授和文学爱好者参加了会议。交互式主题是一个进出,远和返回。会议将由罗磊电视台孙磊主持。

c22880e1b53f4109bc0a9fe60aca012a.jpeg

阎连科1958年出生于河南省洛阳县鲁县天湖窑沟。毕业于河南大学,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是中国着名作家。他被称为“荒诞现实主义的荒谬主人”。

代表的工作是《日光流年》《受活》《丁庄梦》《风雅颂》《四书》《炸裂志》,依此类推。

7c72f7992f7be6f7755d952c45edd0da.jpeg

42a2b332f8461005fe9f69f6446aad86.jpeg

71bdfaca3e1624ddb04121fd816bd60e.jpeg

阎连科是卡夫卡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和老舍文学奖的获得者。在莫言之后,他被认为是最有希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之一。一位在中国文学界具有非常重要地位且备受争议的强大作家。

沉默几年后,阎连科的新作《速求共眠》讲述了一位名叫“祁连科”的着名作家。由于追求名望和财富,他决定撰写,自我指导,并播放一部名为《速求共眠》的电影。因此,真正的电影导演顾长伟和青年作家蒋方舟等人物已经成为小说故事的现实,而现实生活中的一切都已经转化为故事的不确定性。现实生活中的所有非小说都转化为虚构故事中的不确定性。

这部小说再次凸显了“俞的写作”的奇观和荒谬。在纪录片和虚构的交织在一起的碎片.每一个字,每一个句子,真假,虚假和真实,都会让人不清楚,让人觉得毫无头绪。

阎连科说,他想成为一个“现实主义的野草”,这意味着主流现实主义的发展和创新。在这《速求共眠》中,他再一次将“狂野”推向了最后。整本书以非小说的新方式讲述了一个虚构的故事,现实与虚构不断融合,模糊了两者之间的关系。

阎连科说:“文学创作不是一种刻板印象。值得发挥的作品来自对生命的违法行为和违反文学创作规则的行为。”

阎连科的小说在文学界被称为“超现实主义”。谈到现实主义文学创作,阎连科有很多感慨:“现实主义不仅仅是作家,而是将现实主义局限于社会生态学的描述。现实主义文学不仅仅是写人与人,但是谈论整个人的生存困境。如果你想写一个更深层次的困境,你必须学会观察。有时观察别人的生活比观察自己的生活更重要。“

在分享演讲的过程中,阎连科用滑稽幽默的语言和例子让大家都笑。他的作品也被幽默,幽默和怪诞所描述。然而,在接受采访时,阎连科说:“很多人都认为我的作品很幽默,但我从不这么认为。在写作的过程中,我从没想过我的小说很有趣。”在当代中国在文学界,大多数小说仍然保留在19世纪的“建筑高层”写作风格中,而《速求共眠》很少“拆除基础”,在整部小说写作中,不断否定上一篇文章,不断打破既定方向。这样的方式也让阎连科觉得很酷。

“在我之前的工作中,我扮演的角色是分析和重新呈现问题。《速求共眠》更多的是自我分析的过程,这是我在写作过程中最感到愉快的小说。“为什么这部小说的写作过程非常愉快?阎连科说:“因为你不能写你想写的东西,你必须做你想写的东西。《速求共眠》是我真正想写的一篇。”

对于这部新作,他写得很开心,很多人看到了奇怪的颜连科,而阎连科对这部作品的评价非常谦虚。他说:“我只希望读者可以看到它,等等。作家,他还在写作,就是这样。“

fe8a31cbcdd47cd8f98e1400a2cdea9f.jpeg

文/记者张恩杰

5e983391e1f39da84a14f1d2f052a4ce.jpeg

艺术世界工作室编辑

原创手机摄影

地点:洛阳国宝花园西墅店:

张宇和阎连科罗阳读者会议

主编:孙玉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