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叁寿:“数据财政”,经济发展重要抓手



&安培; NBSP&安培; NBSP&安培; NBSP&安培; NBSP

201908211431582644.jpg

& nbsp& nbsp& nbsp& Vision China

目前,以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经济蓬勃发展,从工业经济时代引领人类社会进入数字经济时代。中国政府正在努力抓住大数据发展的机遇,利用丰富的大数据资源,利用大数据实现经济和社会各方面的改革和创新。激活数据资产的价值和发展数字经济已经成为一项新的国家战略。

&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大数据开始引领经济增长

政府的两大主要资产是土地和数据。随着政策指导,城市土地价值的释放已经结束,政府手中的数据价值正在扩大。作为一项重要资产,政府数据资源可以回收利用,使用价值可持续。它是地方政府追求创新和新动能的源泉。与土地一样,数据资产有望成为国家发展的关键战略资源。几十年来的数据资产,如土地资源,已经完全恢复活力,未来将为中国带来可持续的新增长。

在新常态下,人口红利,资源红利,全球红利等传统经济力量逐渐减弱,大数据成为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的新动力。当中国进入大数据时代时,地方政府已经开始为数据和未来的数据支付红利。以土地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开始让位于以数据为主导的大型经济增长模式。 “数据金融”将成为地方政府推动新时期经济发展的重要出发点。

“数据融资”一词是指地方政府依靠大数据激活和运营的价值,促进大数据与各行业的深度整合,实现经济的快速增长,创造或增加财政收入。数据融资是政府数据资源激活所产生的价值,显示了以数字经济为特征的数据融资,将金融和服务联系起来。

以大数据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新时代地方政府的重要起点,这将导致“数据金融”的增长。中国互联网协会7月11日发布《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9》指出,2018年中国大数据产业规模预计将达到5405亿元,比2017年的4700亿元增长15%,预计将达到621.6亿元在2019年,中国在未来几年。大数据行业将保持10%-15%的增长率。以中国第一个全国大数据综合试验区贵州为例,通过不断深入推进大数据战略行动,贵州数字经济连续四年位居全国第一。数字经济连续第二年吸纳了就业增长率。

&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政府数据价值需要深入挖掘

目前,国内大数据产业正在形成不同的阵营,如以腾讯为代表的社交和生活数据阵营,以电信运营商为代表的广播电信数据阵营,以及各种垂直领域。代表行业数据阵营等。其中,大约80%的可用,可开发和有价值的数据掌握在政府手中,政府数据量远远超过互联网巨头。笔者认为,无论是数据资源的分布特征还是数据资源的质量,政府数据都是现阶段最大的,最高价值密度,最广泛的数据资源,其价值远远超过任何其他垂直行业。字段中数据的值。

&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nbsp “政府数据”和“政府数据”之间存在很大差异。前者主要是指政府办公室形成的数据,后者则相对较广泛,涵盖自然汇集的各种数据。按照通常的意义,“政府数据”是开放的,实际上是交通,医疗,教育,科技和金融等关键领域的政府事务数据。政府数据种类繁多,相关性强,统计规范相对统一,便于申请处理。

&;nbsp;amp;nbsp;amp;nbspdata资产在土地资源方面是派生、共享和不可消耗的。数据资产的派生是为了开发数据资产的潜在价值。更重要的是,在使用和交易过程中,根据需求提供相应的“新产品”数据。数据资产的共享是为了最大化数据资产的价值,数据资产具有可以提供给他人而不降低数据资产使用价值的特性。数据资产的非消耗性本质是数据资产的无限循环和价值的可持续性。数据可以随时间产生变化的值,但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正常使用而消失。相反,它将进一步丰富数据,使数据具有新的意义或增值。它是一种可重复利用的资源,符合可持续发展的概念。

政府数据价值的释放将有助于中国传统产业创新转型0X1772精准营销、智慧推荐、金融信用等新商业模式蓬勃发展、个性化定制、智慧医疗、大数据应用示范。智能交通等对促进经济发展、改善社会治理、增强政府服务和监督能力具有重要意义。同时,它也在中国催生了大量的大数据公司。

&实现“数据融资”至关重要

&国家统计局的政府数据就像“地表水”和“地下水”,其价值需要探索,如何最大化政府大数据的价值尤为重要。

&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因此,在进行政府数据资产操作时,您可以采取五个步骤。第一步:“钻井”。实施数据挖掘,初步激活政府数据的价值;第二步:“管道管道”。目前,许多城市在推进大数据战略的过程中暴露出一些问题,特定的业务水平存在偏差。一些地方政府有自己的数据集成,他们仍然留在系统内部进行数据整合。跨行业,城市甚至省份的数据融合很少,缺乏国家数据平台。对于这些数据孤岛,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数据管道”,以允许它流动和促进数据互连;第三步:“建立水库”,将城市数据汇总成“数据库”。但这只是解决数据资产运营的初始阶段,只实现了数据资源化。

&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目前,大多数地方政府在理解数字经济的过程中都陷入了前三步。在许多地方,大数据仍然基于硬件采购和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忽略了政府数据和城市数据的整合和应用所产生的价值。因此,数据资产运营必须迈出第四步:生产“自来水”以实现数据集合。在脱敏,清洁,建模,分析和其他过程之后,大量数据将从可利用的“地下水”转变为商业上可用的,公共敏感的“自来水”。这些“自来水”数据将应用于每个领域。然而,城市数据的关键是充分利用其价值。第五步是生产“可乐”。通过下游企业的加工,“自来水”将变成各种高价“可乐”,进一步利用政府数据的衍生价值和附加值实现数据资本化。 环球时报;作者王义寿:贵阳大方数据信息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贵阳大数据交易所首席执行官)

&安培; NBSP&安培; NBSP&安培; NBSP&安培; NBSP

1092078962852776433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