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8岁女生被班主任殴打3次致精神残疾,起因是带了把小刀

两天内由班主任殴打三次

大兴安岭庄治学校

8岁的女孩高欣(化名)

由医疗机构诊断为

“心理残疾等级2”

(生活不能照顾好自己)

2019年4月,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区松陵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该班主任蔡瓦娜(化名)构成虐待和监护,并被判处1年零6个月监禁。

在Cai Vana的上诉后,大兴安岭区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7月宣布,一审判决的事实不明确,一审判决被撤销并送回重审。目前,案件尚未重审。

5b495f3402b3a15486375dc39593db40.jpeg

网络地图

是时候回到2015年12月了

那一年高欣才8岁

是壮族学校的三年级学生

1

第一次打败

高欣带着一把刀学习上学。在体育课上,袁叶(化名),一个智障儿童,在课堂上打开高新的书包,找到了可以玩的刀。另一名学生立即告诉班主任Cai Vana,“先生蔡说她不会让她去上学。刀“。

Cai Vana去了教室,把高欣带到了讲台上。在高新的讲话中,“先生蔡抓住我的衣服向我大喊,然后用拳头打了我的背。我玩了几次让我站起来写。“

当Cai Vana向警方供认时,他说:“我发现班上有自闭症的孩子正在用刀舔刀。这很吓人,因为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很疯狂,容易伤到自己和其他孩子。我立刻抓住刀,学校明确规定学生不应该把刀带进学校。我调查刀的来源,发现是高新。“

Cai Vana没有否认她击败了高欣:“我感到非常兴奋。我把她带到了高新座位的教室前面,然后用手捏了几下手,用手揉了揉脖子。在腰部和背部,然后踢她的小腿。批评后,我开始上课。“

那天下午从学校回到家后,高欣一直在哭。经过检查,家人发现高欣的皮肤出现红肿。

c50123dea06bc3b52828ed19352f2f8b.jpeg

被殴打后,高欣背部发红。

2

第二次打击

第二天早上,高欣的母亲送孩子上学并与蔡瓦娜交流。

高欣的母亲离开后,学校将像往常一样上课。因为他在课堂上回答问题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蔡瓦娜打破了高压手段,高信义离开了座位。

蔡欢说,当时,她憋着高欣说:“你怎么忘记你说的话?如果你听别人回答的话,你会再坐下来。”根据Cai Vana的承认,这一次,她再一次“用手踢了高欣的脖子,腰部和背部,并用脚踢了高新的小腿”。

中午,亲戚带着高欣离开学校,发现高欣的右耳,前胸和后颈都是偏红的,右前胸的皮肤是蓝色的。

3

第三次打击

下午,学校继续上课。蔡瓦纳为学生安排了这个问题,因为高欣没有改变头衔,第三次跳动发生了,“再次手和高欣的脖子和背部。”

Cai Vana说:“我对高欣的学习有严格的要求。我一直希望她能够很好。(她改错了问题),她非常生气。她揉了揉脖子几次,然后说, “我会把这个问题告诉我。你说过多少次了?如果考试还没完成,会这样吗?”

据警方调查

班上的许多学生都证实了

高新遭到蔡钒的殴打

很多学生说

在担任班主任期间,蔡焕娜因“不好学”,“下课后”等原因被蔡焕琦多次殴打;一些学生回忆说“一年中有8次”。一些学生说,班上有16名学生被Cai Vana殴打,无一例外。

2015年12月22日

高欣由父母陪同

去当地警察局报案

2016年1月21日

松陵区公安局蔡瓦纳

行政拘留15天

并处罚1000元的行政处罚

但事情还没有结束.

高新被蔡万祖殴打后不久,他的性格逐渐变得内向,经常生气。一旦刺激,他的腿就无法移动。高欣的家人说,高欣开始出现恐惧,恐惧,下肢疼痛,偏瘫,记忆力减退等症状。

家属将高欣带到省内外的几家医院进行诊断和治疗。诊断结果如下:

腰椎软组织挫伤(法医鉴别轻伤),右下肢运动障碍后腰外伤(肌力水平2),脊神经损伤,创伤后应激障碍,躯体化障碍(精神病)。高欣的家人说,到目前为止,高欣仍需要药物来控制疾病的发作。

93ea7be72fdafe7ae0a052d8a78c6d85.jpeg

高欣在几家医院的病历

2017年8月30日,由山东省德州市第二人民医院评估:

高新被医院评为“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心理残疾2级”。为此,高欣辍学了一年。

2017年9月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

给高欣颁发残疾证书

文档内容显示

高欣是一名“精神残疾人”,残疾类别和“精神残疾,2级”(第二级精神残疾严重残疾,大部分生活无法照顾,大多数人仍需要护理来自其他人)。

a766a033901c78b81479b6c07f258e99.jpeg

高新的残疾人证明

2017年8月,高新在松陵区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和附带民事诉讼,要求对蔡某的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进行调查。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