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发文抹黑吴亦凡,被判致歉并赔偿16.5万

图像被破坏了。吴一凡在一次审判中胜诉

法院裁定三名被告人道歉并赔偿16.5万元

由于微博的三名用户在微博上发布了不实内容,严重影响了自己,艺术家吴一凡向陈某某,廖某某,邹某和微博平台上诉。 8月6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北京海淀法院获悉,法院已完成上述三起案件。第一审判决三名被告人以165,000元人民币道歉并赔偿吴亦凡并驳回其他诉讼请求。

网文涂抹吴亦凡

被告声称属于文学创作

吴一凡声称,在2018年11月,他了解到陈通过他的新浪微博账号发布了关于他内容的非常低级别的信息。

作为拥有超过200万粉丝的金牌V认证用户,陈某编写了一篇博文,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也没有证据,并设置了微博地图收费浏览,引发了许多身份不明的用户前进。这些评论和公众的误解和怀疑严重破坏了吴一凡的公众形象,并将吴亦凡置于公众的误解和责备之中。因此,吴亦凡遭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严重侵犯了吴一凡的声誉。廖某某和邹某的侵权情况相似。

陈认为,吴亦凡无法证明这篇博文是针对他的。与此同时,所涉及的博客文章都是文学和艺术创作,它们存在的时间很短,不足以对任何人造成不利影响。案件涉及的微博内容被重印。被告出版涉及此案的微博是一个内容真实性的问题。它不是故意提升的,不应被视为侵权。同时,被告人的行为并未导致吴亦凡的社会评价减少,也未构成对吴亦凡声誉的侵犯。廖某某和邹某也发表了不构成侵权的辩护声明。

公共人格人格权

并非没有限制

法院认为,网络空间是非法的,并且在域外。网络用户在充分享有网络自由表达权的同时,还应保持必要的合理性和客观性,尊重相关方的合法权益,包括声誉权。

吴亦凡是一位着名的艺人,他的声誉很高,文化影响力也相对广泛,应该属于公众人物。吴一凡有义务回应公众的知情权,并对公众的舆论监督开放和包容。这是公众行使个人权利的必要限制。但是,对公众人物的人格权限制没有限制。公众人物的人格尊严受到法律保护,其他人不得恶意侵权。

在这种情况下,陈在微博上的陈述与党和公众人物的公众道德评价有关。考虑到吴亦凡的公共身份,指向内容的事实陈述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公众的行为和道德品质。严重的负面评价超出了吴亦凡作为公众人物的克制和宽容的限度。

陈说这张照片来自一个微信群,但没有就此提交证据,应该承担证据的不利后果。陈某某在没有证据和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发布了案件的内容,陈的出版案件内容的目的是通过将相关的博客帖子地图设置为专有模式来获得回扣收入,该模式具有较高的主观性。恶意。

纵观陈伟发布微博的内容,主要意图,误导后果,盈利能力等因素,并综合考虑吴一凡微博的澄清,法院认定陈某发表的案件内容缺乏证据支持事实。水平。而且具有很高的主观恶意,构成了对吴亦凡声誉的侵犯。廖某某和邹某也有类似的侵权行为,构成声誉侵权。

不支持

关于微博平台的相关投诉

作为新浪微博的运营商,北京威盟创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认为其作为微博平台运营商的法律地位属于提供空间存储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商,微博的内容由用户,不在微博平台的显着位置。 Weimeng公司未对所涉及的内容进行编辑,分类或推荐,也不了解所涉内容的存在。

在提起诉讼之前,原告没有通知威蒙公司有关案件的内容。在收到法院提起的诉讼后,威盟公司发现所涉及的内容已被删除。此后,根据法院的调查函,微博用户的身份信息已及时,完整地披露。因此,威盟公司在此案中没有过错,不应承担任何侵权责任。

法院认为,作为网络服务提供商的Weimeng没有直接公布所涉及的内容。同时,威盟公司应当申请当事人的申请,披露有关账户的登记和涉及诉讼的微博的阅读信息,履行平台义务。法院不再支持与公司有关的相关请愿书。

最终,法院裁定陈某某,廖某某,邹某发表道歉声明,并赔偿吴亦凡因精神损害赔偿损失和维护权利的合理费用。其中,陈某赔偿7万元,廖某某赔偿5万元,邹赔4.5。一万元,驳回了吴亦凡的其他说法。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寻找快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