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未通知弟弟参加父母葬礼 法院判赔3000元|祭奠



父母在没有得到及时通知的情况下去世,而弟弟因侵犯“牺牲权”起诉他的兄弟被判3000元

他的父母与兄弟一起出国后,他们死于疾病。我的兄弟因各种原因未能通知中国的弟弟。弟弟认为他哥哥的行为导致他没有参加他父母的葬礼,造成他的精神损害,要求他的兄弟书面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害赔偿金。那么,这笔赔偿应该支付吗?

最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就人格权问题进行了此类争议。法院裁定他的兄弟周翔向他的兄弟道歉并支付了3000元的精神损害赔偿金。

周翔和周青是两兄弟。 20多年前,他们的父母带着他们的兄弟周翔出国并定居澳大利亚。 2013年3月,兄弟的父亲因病去世在澳大利亚。母亲告诉周翔,她告诉周庆来参加葬礼,但母亲给了周青几个电话,没有人接听。直到2016年1月,周青和周翔见面才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

2017年10月,我母亲因病去世在澳大利亚。母亲去世后,周翔觉得她的父母在中国。周青与父母的关系并不好。另外,她父亲的去世与周青无关,也不能参加葬礼。周翔认为他不需要说。周青去世的消息。

但这件事让周青很生气。他认为,由于周翔没有及时通知他,他未能见到父母的最后一方,而且丧事也没有参加。他的精神痛苦不堪,要求周翔书面道歉,赔偿精神损失5万元。两兄弟未能通过谈判,周青将周翔告上法庭。

一审法院认为,在他父母去世后,周翔没有及时通知周青,所以周青失去了告别父母身体的机会,遗憾的是他无法弥补生活。周翔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判决周翔需要向周青道歉,书面赔偿并支付3万元精神损害赔偿金。周翔拒绝接受上诉,并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周翔认为,按照家庭习俗,丈夫的葬礼应由配偶主持。如何安排父亲的善后并通知亲属参与由母亲决定。母亲不能联系周翔参加父亲的葬礼,他没有责任。另外,周青在全国占有一所房子,与父母关系不好。十多年来,他一直没有尊重他的父母,也没有亲戚参加他父母的葬礼仪式。因此,没有必要告诉他的母亲他的死亡。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首先,基于侵权行为的侵权诉讼,虽然基于特定的身份关系,但实质上是基于身份关系的个人利益,所以本案应该是人格权纠纷。

其次,周翔和周青是兄弟。由于父母与长子周翔一起在澳大利亚生活和生活,周翔应及时通知周青他父母的死亡和随后的丧事事件,以便周庆可以参加纪念活动。从案件的实际情况来看,当父亲去世时,周青没有收到父亲去世的消息,因为他没有接听母亲的电话。这件事不应该太责怪周翔;但当周某去世时,周翔没有告知周青,导致周青无法知道他母亲去世的消息而无法参加葬礼。周翔的行为违背了公共秩序和善举,对周青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精神损害。

因此,周翔决定周翔向周青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赔偿金。治疗是恰当的,但确定周翔的精神损害赔偿金超过3万元,并适当调整为3000元。

总之,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周翔向周青道歉,并判处周翔赔偿3000元精神损害赔偿金。

法官认为,虽然我国的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牺牲权,但是向死者亲属致敬是一种长期的传统习俗,这符合公共秩序原则和良好习惯。民法。牺牲权的实质是向基于传统习俗的自然人的死者亲属致敬的权利。通过纪念活动,表达对死者亲属的悲痛和怀旧,并减轻亲人死亡所带来的精神痛苦,这些权利表现为追逐,丧葬,身体待遇,丧葬等事项。自然人未按照传统习俗向死去的亲属致敬,可能会引起社会和他人的负面评论。因此,虽然礼拜权不是法律规定的人格权类型,但它应属于其他类别的个人利益,应视为侵权责任法。公民权利的保护范围。

(以上名称均为假名)

主编:严红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