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展·新书|“高山流水”文丛:复旦中文系作家班三十年



自1989年复旦大学中文系成立以来,已连续三次举办,并出现了大量影响巨大的作家和评论家。今年是建国30周年。

8月19日下午,《复旦大学中文系“高山流水”文丛》(总共16人)在上海书展中心举行了新书发布会。陈思和,罗玉明,梁永安,复旦大学中文系作者徐延平,石岩,王琰参加了此次活动,并与观众分享了他们的文学观点。

342.jpg新书发布会现场刘新宇摄影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之际,复旦大学受教育部的委托,连续三届作家班。

为纪念复旦作家班成立30周年,复旦大学中文系与作家一起组织策划《复旦大学中文系“高山流水”文丛》。这套文本由梁永安和陈永池编辑,陈思和和罗玉明是顾问。它们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和上海文艺出版社联合出版。

论文分为两个系列。第一个系列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即:东当子《宣读你内心那最后一页》,范一平《博士彰文联的道德情操》,陆文立的《韩国姑姑》,聂懋的《保卫水稻》,施玮《红墙白玉兰》,舒杰的《雪落心灵》,肖胜满的《走进古堡》和张秉毅的《烽火美人》;

第二辑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包括:A Ting的《一个人的爱情》,陈立娇的《红灯笼》,郭建强的《大道与别径》,华德民的《与圣人为邻》,陆伟的《极地漫步》,聂红英的《兵心虹影》,王皓的《繁尘过后》和徐延平的《徐彦平诗选》。

349.png复旦大学出版社《“高山流水”文丛》整体书阴影

“有精神心灵的人很难创造出真正感人的艺术作品。”陈思和认为,年轻学生只有在干净的校园里才能获得生活的理想和奋斗的热情,才能留在他们离开校园后的世界。混乱的社会保持着士兵的敏感心态,敢于对肮脏的生活环境进行不妥协的批评和抵制。

这些作家自1989年以来就进入了复旦大学校园。整整30年来,他们中的一半已经拿出厚厚的书来交出他们对文学理想的回答。他们分散在世界各地,有些人出国做各种各样的工作,但他们并没有因生命的拖累而沉默。他们总是坚持写作,并将他们的文学理想奉献在一种兴致勃勃的状态。

在罗玉明看来,人很小,但人们可以将自己与那些永恒的伟大事物联系起来,使他们的生活成为更大的精神事业。

如何将小生命与伟大联系起来?通过文学。

正如陈思和在序言中所说:“文学理想是一切生活理想中最纯粹的理想。只有坚持崇高的文学理想,才能成为一个高尚的人。”

作家的前班主任梁永安回顾了创始人早期的情况。当时,北京鲁迅文学院的大部分成员都转学到了具有良好文学基础的复旦大学。其中一些是农民,一些是工人。他们只聚集在一个地方,因为他们对文学的热爱和热情。

梁永安告诫这些学生:“作家必须坚持自己的内心,从内到外找到自己的生命形式。就像法国作家司汤达的墓志铭一样,生活,爱情,写作,并始终保持写作。简单。”/p>

356.png上海文艺出版社版《“高山流水”文丛》整体书阴影

目前是一个“零距离”时代,人们可以在一秒钟内使用微信交换信息;但与此同时,每个人似乎都生活在一个孤岛上,没有新闻,一句话,一个人就可以进去。文学是人与社会之间以及世代之间交流的渠道。这是一种不能背叛,无法衡量的东西。施伟希望复旦大学作家班能够像中西方历史上的文学团体一样,“通过相互的爱,相互的善,相互的真理,生产人的心,滋润生命”。人文力量。

王皓回忆起第五部小说《繁尘过后》的创作经历。在17岁之前,她住在一个类似于苏童的“湘义街”的地方。邻居是一名裁缝,他每晚都会听7点钟《新闻联播》。 “每当音乐响起,就像从遥远的生活中给我打电话一样。所以我在小说中加入了类似的场景。“

“当我写《繁尘过后》时,我的母亲还活着。当我们完成这本书时,每个人都非常高兴。我们出去散步。那时,她不理解我。为什么我要写这样一本书坚持不懈,因为我不了解戏剧中的生活。“

“但对我来说,我有一种特殊的愿望。我希望找到一种语言来支持我们父母那一代的存在。我想写下他们对信仰的追求。”王说。

梁永安总结说:“作家可能一辈子都在写一本书。这本书是他一生中最有价值的书。从这个角度看,作家班上的大多数人仍在完成这一创作。因此,他们在未来,未来是一种祝福和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