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新西兰第二大乳业合作社,伊利 “乳业丝路”再下一城

?

img_pic_1564990617_0.jpeg

8月1日,伊利集团(.SH)全资子公司香港金港商贸控股有限公司正式收购Westland Co-Operative Dairy Company Limited(以下简称“Westland”)100%股权。 )。双方在奥克兰博物馆举行了交付仪式。

韦斯特兰是继恒天然之后的新西兰第二大乳品加工企业,占新西兰原料奶供应量的4%左右,而新西兰则是世界领先的“黄金牛奶源带”。对于伊利来说,收购意味着对其质量的强烈支持。

与此同时,收购也意味着伊利的“全球编织”计划更进一步。 “全球编织网”是伊利对国家“一带一路”计划的积极回应。这也是中国乳制品企业在全球化背景下从大到强发展的必由之路。只有不断发现和整合国内外优质资源和市场,才能不断为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输出动力。

近年来,伊利在国际化领域取得了很多成就。在新西兰,伊利投资30亿元建设了大洋洲乳业生产基地,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综合乳品基地之一。在欧洲,伊利完成了欧洲创新中心的升级。在美洲,伊利与许多美国顶尖大学和研究机构合作,领导实施“中美粮食情报之谷”。在亚洲,伊利成功收购了泰国最大的冰淇淋公司Chomthana,并帮助其在交付后的一个月整合期内实现了30%以上的产能增长。

随着伊利“乳品丝绸之路”的不断延伸,中国乳制品企业对全球乳业的影响将进一步加强。与此同时,实现其“五十亿”目标(进入全球乳制品行业前五,收入超过1000亿元)并不遥远。

/01/

收购Westland意味着什么?

2017年和2018年,Westland的总资产分别为5.68和5.88亿新加坡元;净资产分别为2.52和2.35亿新加坡元;营业收入分别为6.30和6.93亿新加坡元;净利润分别为151,560,000。元。

根据收购价2.44亿新元,第17和第18财年的PB分别为0.98和1.07倍,PE分别为163和439倍。

对于乳制品公司来说,牛奶来源是生命的源泉。很长一段时间,“牛奶来源世界”是一句名言。

在中国,优质牛奶来源仅占奶源总量的30%左右。这已成为一种悖论,限制了中国乳制品企业提升其国际竞争力。

在世界上,两个公认的“金色牛奶源带”是温带草原,南北约40°至50°。

其中,北半球的“金色奶源带”具有规模大,产量高的特点,包括爱尔兰,荷兰,诺曼底,德国北部,蒙古,内蒙古,日本北部和美国明尼苏达州。

“金色牛奶源带”的南部特点是产量相对较小,但质量更加纯净。澳大利亚南部,新西兰和阿根廷的潘帕斯草原只有三个人口稀少的地区。

因此,南半球的“金奶源带”的产奶量和质量更加稀少和珍贵。特别是新西兰,它是奶源的领导者。

新西兰不仅拥有自己的新鲜空气,纯净水源和肥沃的土壤,而且还禁止使用化学肥料和农药,从源头上确保原料奶的质量。虽然总产量仅占世界的2%,但新西兰占国际乳制品贸易的35%。

新西兰最大的乳制品公司是恒天然(Fonterra),该公司是世界五大乳制品公司之一。

韦斯特兰是新西兰继恒天然之后的第二大乳制品合作社,拥有350名奶农,约占新西兰生乳供应量的4%,每年生产超过12万吨乳制品。此外,Westland 90%以上的产品出口到全球40多个国家。

此次收购将不仅有助于伊利对全球市场形成辐射,也将扩大其海外业务。更重要的是,通过此次交易,伊利可以获得优质、稳定的新西兰奶源,优化奶源布局,提升品牌的国际竞争力。

正如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会长宋昆刚所说:“如果中国乳制品工业要健康发展,必须先走奶源之路。”

/02号/

“乳品丝绸之路”助“五十亿”

事实上,收购西部土地只是伊利“全球资源”推广的一个小缩影,“全球资源”只是“全球网络”的一部分。

路”的合作协议。

影响全球乳品行业的“牛奶丝绸之路”。

新西兰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伙伴,是伊利“乳品丝绸之路”的起点。早在2014年,伊利就在新西兰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综合乳品基地0X1772大洋洲乳品基地,总投资30亿元人民币,创造了中新投资规模的新纪录。

2017年,伊犁大洋洲生产基地第二期亮相,被认为是中国和新西兰加强经贸合作的里程碑式项目。对Westland的收购现在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当然,“Dairy Silk Road”的合作网络不仅包括新西兰,还包括牛奶的来源。 2014年,伊利与瓦赫宁根大学合作,建立了研发实体伊利欧洲研发中心; 2015年,伊利加入美国领先的大学和科研机构,实施“中美食品智慧谷”;去年8月,Joyday子品牌成功登陆。印度尼西亚; 11月,它成功收购了泰国最大的冰淇淋公司Chomthana。

目前,伊利已在亚洲,欧洲,美洲和大洋洲等发达乳品地区建立了覆盖全球资源系统,全球创新体系和全球市场体系的骨干网络。

事实上,“走出去”不仅是龙头企业对国家号召的积极回应,也是不可避免的全球化,也是中国乳制品企业“从大到强”的必由之路。纵观国际市场,雀巢和达能等成功案例。

雀巢公司成立于1867年,总部位于瑞士,最初是一家小型乳制品公司。但通过兼并和收购,该业务逐渐扩展到饮料,营养和健康,预制食品和烹饪,宠物食品,巧克力和糖果等领域。今天,雀巢在全球乳制品公司排名中名列第一。

达能成立于1966年,总部位于法国巴黎,最初生产酸奶。通过兼并和收购,该业务已扩展到四个类别:新鲜乳制品,饮用水和饮料,早期营养和临床营养。在该地区,它从法国扩展到欧洲,然后在全球范围内扩展到亚太,拉丁美洲,东欧和其他地区。今天,达能在全球奶制品排名中排名第三。

可以说,大胆“走出去”,不断发现和整合国内外优质资源和市场,是确保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加速器,最终有望帮助企业成为国际行业巨头。

这不是伊利第一次提出“网络计划”。最后一次是2005年提出的“国家织布网”。通过全国范围的生产能力和渠道布局,奠定了“制奶一兄弟”的地位。这一次,“全球织造网络”有望将伊利从中国乳业巨头推向全球乳业巨头。

我们有理由相信,伊利的“乳品丝绸之路”的格局并不止于此,实现“五强法案”的目标并不遥远。